这些吉大人逆天了竟打开了“南极之心”!
全讯直播
阅读:
admin
2019-05-15 22:38

  3月14日下午,吉林大学主校区会议室内,张楠、范晓鹏、武威、刘昀忱、李星辰、鲁思宇6名师生穿着带有“中国南极考察队”字样的红色队服,多数人的脸色黝黑,典型的从极地归来的特征,他们向记者讲述了此次南极考察行的点滴和不易。

  “第一次看到企鹅,非常好奇,但不能触摸,只能远远看着。”武威的第一次南极考察之旅,各种艰辛被兴奋所代替。“之前常听老师描述极地的极光、冰山是多么壮美,但是只有自己看了才知道到底有多不同。”李星辰回忆说。

  张楠是吉大建筑工程学院极地研究中心的老师,这是他第五次带队参加南极考察任务。让他自豪的是,这是第一次把吉林大学自主科研项目——“极地深冰下无钻杆取芯钻探装备”在南极应用。

  为了保证工作时效,6名师生在南极24小时不停地两班倒。当地的环境条件极其恶劣,每天在零下30几摄氏度的低温中工作,暴风雪不断,多数人的手脚都被冻伤。

  第二次到南极考察的鲁思宇告诉记者,“通宵采样对意志力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每天到凌晨四五点时,身体的热量已经散尽,站着都能睡着。”

  “当打穿200米冰芯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抱在一起欢呼跳跃,那种激动的心情根本无法形容。”刘昀忱说,在南极的土地上取得这样的成果,可以说是一生当中值得回味的美好瞬间,用伟大壮举来形容也不过分。他在出发时,爱人已怀孕四个多月,如今归来时即将迎来他们爱的结晶,大家在祝福他的同时更为他对事业的奉献精神点赞。

  冰芯被称为“时间的容器”。南极大陆鲜有人迹,非常纯净,通过历年的降雪、降水,保留了古老的历史气候信息。

  “采集冰芯后,通过分析可以重塑地球古气候变化,从而推演地球未来的气候变化,意义重大。”张楠说,采集冰下基岩,将为南极冰下的地质构造、水环境等研究带来佐证,很有可能发现新的微生物等,为研究南极冰盖运动和演化以及东南极冰下地质学研究提供重要的科学依据,为后续更好地进行南极冰盖考察与研究奠定基础。“南极的冰盖下被人们称之为另外一个世界,通过钻探取样,就相当于找到了打开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本次钻探成功验证了钻探设备的可靠性,更为我国深入开展极地钻探工程、获取更多南极深冰下的岩心样品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目前我国也是国际上为数不多的能掌握此项技术获得冰下基岩岩心样品的国家。”张楠说。